25 September 2012

小型华文独中。。。。。。(4)

Mi provus klarigi al la ĉinajn sendependaj lernejoj kiel estas bona se ili instruas esperanton en iliaj lernejoj.

我的心好痛,现在还在痛。

不是我有心脏病,还是心脏问题。这个痛要在我离开了人世间,才能消除,还是,看见小型华文独中减少筹款后,才能停止。


我坦言的说出地点。那是十多年前的亚罗士打。那一年的春节,新民独中又是去筹款。我们来到了一间商店舞狮,一个年轻人满脸不舒服的看了醒狮团。就说,不用舞了。

这是学生最高兴的事,舞狮是很辛苦的事,玩玩是爽,但是,要一整天的四处去舞狮筹款,对非职业醒狮团的学生来说是很累的。

有一个带队老师就说,就随便舞几下,带来好运,发个财。

这个年轻人就是很不客气的大声说:

你们独中要我们养你们几代人?我祖父是热爱独中,他给你们捐了很多钱。我的父亲是因为尊敬我的祖父,再给你们捐款。我是托我父亲的话,今天给你们捐款。你们独中要我们养你们几代人?

这个事情,对学生来说,当时也是不高兴。但是,相信,现在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可是,我没有。

我不是记恨,没有恨。我与他不认识,也不曾往来,何来的恨?

我只是在探讨他的话,是对还是错。

马来西亚的华文独中;有些已经进入了一百的历史,但是,年年还是要筹款。

我到现在想起,还是说,他说的对。华文独中如果是每年都要筹款,校友没有回报,就不能有很好的办学了!

如果去私立学校,每个月的学费,有一些高达五百元,但是,独中就是在30%左右。如果小型华文独中能进行改革,不再用传统的方式来管理,就能退破筹款的问题。两年,还是三年筹一次款,这样社会人士的负担也就不会那么重。曾有人说,华文独中每年的筹款需要高达数亿令吉,这是会叫社会人士吃不消的。


但是,如果,我们能转变一个念头,就能让学生更快乐的学习,更快乐的成长。对校园有更亲切的爱护,你说,他们会不辛苦一点,一年捐赠一千令吉呢?吃一餐快餐也要十元,如果能一个月少吃两餐,就有三十元,一年就有五百元可以捐给母校了。

董事们,校长们,校友们,同学们,家长们,社会人士,你们想想这个问题吧!


我还是老话一句,把世界语Esperanto 列为正课。当然,要实行不容易,先开始一个小班,愿意接受挑战的父母亲,让他们的孩子上世界语 Esperanto 课一年,再来比较,那些上了六七年英文的学生,能不能像上世界语 Esperanto 的学生一样,可以和全球的世界语人交流。


世界语90年来的研究,已经不是在容易学习的效果,现在,已经进入了健康的研究了。同时,更是联合国文教科组织推荐母语的保护者



*注,如果你读了十多年的英文,还看不懂英文短片,你就知道,英文有多难学习了。就要支持世界语在马来西亚落户,别让孩子们再受同样的罪。




小型华文独中......(1)

小型华文独中......(2)

小型华文独中......(3)

型华文独......(4)

型华文独......(5)
型华文独......(6)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