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April 2013

开销大了吗?



在《德国之声》电台的网站看见这样的报道,心里很不是滋味。

如果是紧急事件,你能去找到说病人语文的医生吗?沟通出现问题,就是延误治疗,生命的危险在哪里?

在欧洲是不缺乏世界语教材和资料了,但是,很多的国家就是不肯去面对一个容易解决的方法,让世界语 Esperanto 成为主要的沟通语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1954年的签署是被忽视的。

既然知道负担加重在其他同事,为什么德国的总理还是那么愚蠢的要英国留在欧盟而建议全欧洲都学习英文。这位先生是不是在英国有很多的投资,还是拿了英国文化协会的宣传费。可怜,他的政治生涯也会从此结束了,因为,他不知道欧洲下层人民的生活是在水深火热中,而且,2005年的GRIN report 他完全不知道。

这也和澳大利亚一样,为了纾解压力,承认了多文化,也自称是多文化国家,但是,却没有多语文的国家。虽然,一些省份立法,看病可以找人翻译,翻译费由医院负责,看起来很令人欣赏,但是,翻译费最终还不是落在人民的身上吗?

难道全民学世界语就是很难吗?

我也想到在马来西亚的情况,那些不会英文,马来文的老太太,老大爷们,去看医生怎么办?就算是同样血统的医生在你的面前,有时候,也因为不懂的普通话,还是方言;闽南语,粤语,客家语还是潮语而无法沟通。

就算年轻的一辈,马来语也不是一级棒,就是简单的头痛这样的话,结果,还不是一样不能沟通。最近,俺的龙体欠佳,常去和医生聊天,也就当起了翻译员,负担在我身上,时间也浪费了,看医生登上一个小时也是常事,有钱的华人,就不去政府医院看病,但是,他们没有追根究底的去看拖延时间的原因。

你自己决定吧,有钱的你,可以使用私人诊所,找和你同样肤色的医生。但是,如果你想有一天,当你紧急的被送进医院时的局面,就像德国的医院那样,没有翻译的时候,你的感觉就会不一样了!

为何不做个感受的实验?和朋友玩这样的场景,会有体验吗?

而解决这一问题已经是当务之急:个别医生的语言障碍经常给其同事造成负担。在与病人进行重要的谈话时,常常需要同事帮忙担任翻译。民意调查结果表明,70%的医生表示,加班和值班已经对他们的健康产生了负面影响。在这样的条件下,他们只是勉强接受翻译服务之类的额外任务。


http://www.dw.de/德语不灵-外籍医生怎看病/a-16680146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