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September 2015

新纪元学院的危机也是契机



如果领导人可以脑袋转一转,换个角度观天下,新纪元学院目前的困境是一种契机。善于利用是,新纪元学院就走出一条通往天下的路。


领导人和赞助人,请先问问自己。中国的大学有民族语作为教学媒介语吗?如果没有,在看看全球有多少间的大学,是以民族语文作为教学媒介语?

在目前的情况,新纪元学院只要做点改变,把新纪元学院变成新纪元世界语学院。就是把教学媒介语转换为世界语 Esperanto,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荐的中性语文最为媒介语。相信很多的赞助人都不会反对。当然,政府方面也没有理由反对。马来西亚是联合国的成员,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成员。世界语国际总会都是这两个国际组织的非政府组织的咨询团成员。

马来西亚的民众还停留在殖民时代,在全球化的互联网年代,人们已经知道语言的权利,特别是母语的重要性。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断的向全球提供少数民族语文的消失的数据,更多人知道世界语的重要性。马来西亚没有语文经济学科,没有概念学习语文的投资是消耗国家经济,还是增添利益。GRIN Report 已经很 明显的告诉了欧盟的民众,世界语可以为欧盟节省数十亿欧元。世界语简单易学,欧盟语系比亚洲语系要少三,四十个小时的上课时间。最多的上课时间也是两百个小时。但是,学习英文需要耗费3200个小时。投资时间长,回筹少,不是每一个学生都能掌握好英文。

新纪元学院只要获得国际世界语总会的祝福,就能在全球取得很高的声望,学生来源根本不是一个问题,要兜售自己的文凭,还是要和别的国家的大学联办都不成问题。San Marino 国立大学就是在八十年代开始,一半校园使用世界语,一半使用该国语文。世界语校园多为国际学生,当然,也有该国当地的学生。中国枣庄大学的汉语课程也采取了类似的做法,懂得世界语的学生一班,不懂的在另一班。懂得世界语的汉语课程比较短,因为懂得世界语的人在学校其他的语文都会比较快速,这种‘语文预备效应’已经在1922年,在前联合国上发表。

全球超过75%的人不懂得一句英语,英国人在撒切尔夫人的年代,断了学习外语的机会,目前,因为没有外语的条件,每年在商业上的损失是数千万英镑。目前,也在要求恢复八十年代的政策,让学生自选一种外语。世界语在八十年,就是其中的一个 O 水平的考试科目。

匈牙利教育部在2012年的教改中,规定所有的大学毕业生都要有一门外语,世界语成为该国的首选外语。同时,波兰政府也列世界语为该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筹备申请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能否把危机变成契机,这就要看领导人的远见有多高。甘地曾经说过,我们今天做的事,不是为了明天,也不是为了后天,而是为了下一代。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六十年前的1954年乌拉圭的大会上,通过了议决案,呼吁学校教导世界语。1985年,在保加利亚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上通过议决案,呼吁全球非政府组织团体在国际大会上使用世界语。联合国国际观光组织在1980年的大会上通过了宣言,鼓励使用世界语,避免因观光事业的蓬勃发展而让少数民族语文被吞噬

新纪元学院能否走出困境,除了给自己带来崭新的前景,同时,也配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议决案,为人类语文的平等做出巨大的贡献。

换个角度观天下,新纪元学院之路通全球。

注:很多人会问,说世界语的人有多少?如果你能回答打篮球的的运动员,全球有多少,你就能得到答案了。世界语不是国家语文,是全球人的二语。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