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December 2012

敬佩小国

印尼打从明年开始,小学就不上英文课程了。

这当然对中上层社会的打击很大,引起的反弹也高。当然,这些都是中上层的控制权力受到了挑战。对于下层人民,吃饭,穿衣都成了问题,还在挂念英文吗?



一个语文,如果不是常使用,就是失去功能。很多的反弹都是来自英美国家,我倒是喜欢这位新西兰的朋友的评论,很中肯的指出了这个社会病态。

英国人Dr Robert Philipson 不止一次的在批评英文的霸权,但是,有些国度的人还在迷信英文的优秀,这包含马来西亚的华人,虽在马来西亚是少数民族,却是千年的文化的大国心态。

但是,在马来西亚,却出现了一个现象。林连玉基金会邀请了一位中国的学者,来讲解语文。当然,这是针对着汉语的使用。我没有出席这场讲座会,对于我,想要问一个问题就是,这位中国学者是否知道世界语,在大陆英文的使用程度有多高?但是,却是全国都在上霸权语文--英文,等于在支持霸权语文在国际上的使用地位。中国政府在保护少数民族语文,是否会让世界语成为中国的官方语文,如果不会的话,那是空谈,最终,中国的少数民族还是要学习汉语,一个需要4500个小时来学习的语文,那么,最终,还是放弃学习母语吗?

我更敬佩印尼这个小国,胆敢的公开从明年开始,就取消小学的英文课程。作为泱泱大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却是没有这个六千岛国的勇气。老在说世界语的历史已经在神州一世纪,这又有何功能和作用呢?

我希望印尼的世界语友人,能更好的发挥你们的精神,建议贵国的政府使用世界语Esperanto, la internacia lingvo.让东南亚,特别是东盟这个组织使用一个共同语,让我们的来往更方便。当然,也减少了翻译费,对您印尼在东盟这个组织的开销,也可以减少了许多。

印尼,我向你敬礼。欣赏你胆敢挑战英文的地位;一个霸权和殖民的语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