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November 2012

汉语的最后堡垒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断层后重建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复原后的面貌也未必是美丽的。如果彻底死亡,再重生,就可能不是原貌了。

我说的是语文。



从中国的伟人秦始皇的焚书坑儒的事件中,我们可以看见现在要恢复其他少数民族的文字,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工程。如果这些民族只有口述语文,那倒是好办,现在,也没有人可以说出,究竟有多少个民族是有文字和没有文字的。

这样的专业人士好多哦,就像马来西亚的林连玉基金会的专家一样,他们相信帝国语文是全球的共同语,能带来财富,能改变生活,能改变日子。

说句老实话,英文的确是有很大的条件在这一方面。而目前林连玉基金会的主席杜权煥博士更能计算的出来,因为在他涉及政坛之前,他是国家大学的经济系教授,但是,他没有去计算语文经济 language economy 好像德国的经济学家, Dr GRIN 那样,能算出一条欧盟国在喂养英国人,所以,他没有支持世界语 Esperanto 在马来西亚落户。他是香蕉人,所以,更没有感情与自己的母语吧。虽然,我不能那么的肯定,他能接受成为保护民族文化的团体的主席,就是对民族文字和文化有着浓厚的感情。可是,我写给他的电子邮件却是石沉大海。

现在的希望是落在中国的世界语国度了
Esperantujo!这可能是一种很大的压力,但是,这是事实。

让我说说,其实,已经说了好多遍了。

在东盟十国,唯有马来西亚还有民族语文的教育的存在。不是类似新加坡那种上母语课的教育制度,是地地道道的用母语来上课的学校。马来西亚有61间的华文独立中学没 有取得政府的一分钱津贴。有千多间华文小学和国民型华文中学,只获得半数的津贴,因为学校的名字是使用中文,学生也要上中文。国民型华文小学的课程和印度 谈米尔问国民型小学一样,是联合国文教科组织的心头爱,学生是用母语来上各个科目,只是马来文和英文为语文科。但是,在国民型华文中学的科目,就按国民学 校的制度,但是,保留汉语为语文科目。换句话说,这和新加坡的学校没有太多的差别。

虽然教育法令阐明,有15位 学生要上母语课,学校就要开办提供服务。但是,实现的机会是很渺茫的。学生和家长都要引颈长等,很多时候的理由是师资问题,还有,上母语课时间是安排在放 学后进行。国家公考的文凭,政府皆没有承认母语科目为进入大学的一个科目。换句话说,学生修了这个科目是兴趣科目而已,就连当成副修科目,那个较低的学分 都没有资格,除非,你选择进入汉语系就读。

说了那么多,相信中国的朋友还是没有概念吧?为什么说中国的朋友呢?因为懂得汉字的非中国人最多,这也是民族语文的功能,如果在一个地方写上请不要践踏青草地的牌子,放在一个地区,这就证明了,这个讯息是对着中国地区来的游客,当然,像马来西亚那些受过汉语教育的华人和少部分非华人,也看的懂。如果那块牌子写着 Do not step on the grass.我们不会马上想到英国人,美国人,澳大利亚白人还是新西兰的白人。因为这些国家的人民的素质会比较高,英文也是国际通用语,所以,要直接联想到上述的四个国家的机率很低了。

说了那么多,中国的世界语朋友,能感受到吗?

如果是世界语成为中国的主要二语,可能就会用世界语来写这一块通告了。当中 国的领导人勇敢的列世界语为二语后,周边国家肯定就会跟着学习,也会把世界语列为二语。其他的国家我不敢说,在东盟十国里,只有新加坡,菲律宾会延后修改 宪法,马来西亚也不列外,也要修改法令。当然,他们都可以不修改法令,反正世界语又是那么简单学习。一年之后,继续再学习英文。不过,那块不要践踏青草地的牌子,就不一定是针对中国人了!如果,有关单位是用汉字来写,那么,中国人民就要检讨检讨了。所以,你是否看见世界语可以为中国人解围的地方吗?

这一决策,不单是为中国人解围,还能解救马来西亚的华校免得面对无法支撑开销而关闭。马来西亚的华校的每年筹款额高达4亿马币,近9亿 人民币。这批庞大的开销是有一天会停止呼吸的。泰国和印尼的政府干预母语教育是发生在电子时代之前,所以,现在仅留下一个国家还有汉文化的延伸。但是,在 马来西亚的旧资料中显示,五百万华人,有百分之五十的华人是不懂得汉语的。这些香蕉人是没有中华文化的概念,是他们的祖先要他们学习殖民语文,期望能找到 一份好工作,能升官发财,因为在殖民地时期,只有到英文堂(英文学校)就读,当官的机率比较高,因为英文的程度可以和母语系的英国人较量。但是,他们却失 去了一个很好的宝藏;中华文化。

马来西亚的世界语历史有多久,我没有资料。当然,基础没有印尼那么厚。所以,要去推动世界语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很多香蕉人会感觉很大的压力,除了要重新学习一个新的语文之外,还要面对更平等的竞争。

但是,我的推广世界语使用的不是什么容易学习的语文,和平的语文过去的老套,而是打出健康的旗帜,澳大利亚的研究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一岁到五岁之间很掌控流利的双语,能提高孩子的注意力,同时,可以延缓老年痴呆症的出现。所以,才能在一年后,取得网媒Loyarburok的支持,写着要参加编辑等事务,对世界语的认识是一项优势。

我不知道中国的省长有权力决定吗?县长有权力吗?乡政府的权力又到哪里呢?世界语朋友可以和他们协商在周六上世界语课,这样全省的人民就知道世界语了,就不会出现泱泱大国,没人知道世界语 Esperanto,连听过世界语都没有,还能说上有百年历史的国度吗?虽然,这位西班牙帅哥不会世界语,但是,他可是听过啊!

如果汉语在马来西亚断层之后,中文就永远在东南亚消失了。没有文化氛围,学习汉语是比英文还要困难,谁还会去学习呢?可以从泰国和印尼的历史中找到这样的痕迹。
开办更多的孔子学院也是无济于事。可能会有一些人去学习,那么孔子学院是否又再死人报大数吗?寥寥无几的学生说成反应良好。

时间是很重要的因素,在目前英美的衰退期,没有趁机会把英语送回老家,再过数年,也就难以翻身了!印尼打从明年开始,小学就不上英文课了。如果中国也在这个时期,把英文从小学抽走,这样在东南亚就会发生很多的变化,加入世界语,印尼肯定会跟随,那么,曾经举办过97届国际世界语大会的越南也就会跟随。希望不是类似中国为了办世界语国际大会而办国际大会的开展学习活动。大会一结束,连在北京的世界语酒店也不见了!那么年年的大会的宣言,是拿来多浪费几张纸的吗?

我祝福中国的世界语朋友的努力,也感谢你们的帮助和爱戴,给我无限的幸福时光。我年岁也高,健康也不好。我也在面子书上说了,我上无老,下无小,六尺地下无烦恼。
让我借用甘地的话来和大家共勉:

我们今天做的事不是为了明天,还是后天,而是为了下一代。

What we do today is not for tomorrow or the day after but is for the next generation

www.guardian.co.uk/education/2012/mar/13/linguistic-imperialism-english-language-teaching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