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November 2012

做个吃亏的人吧


我常在面子书这样问:全球的世界语人都很努力的在争取要联合国能把世界语列为一个工作语文,而我们马来西亚的人民就等着人家的汗水,日后无愧的欣赏鲜花吗?

我所知道的世界语的历史不多,毕竟是一只菜鸟。进入世界语圈子两三年,懂得也是皮毛。但是,欧洲的世界语协会在努力的要把世界语 Esperanto 列为通用语,节省开销,可以把翻译费节省下来使用在更有意义的教育和医药的领域。我们东南亚的东盟协会也是在用着帝国语文啊,除了新加坡和菲律宾的代表能占点便宜之外,其他的八个成员国,不也是在花费这人民的血汗钱吗?翻译费用从哪里来?人民的税收,那么,是人民把钱让给几个不肯学习的代表去花费吗?

如果,每个会员国的代表都用世界语,免了翻译的困扰,一个小时的会议,就一个小时完成。可是,要翻译的工作,虽然说是同声翻译,还是有点出入的,时间也会拉长。这样,对人民就不公平了!

很多的国际领导人都不会这么想,换句话说,都是没有爱心的领导人,把人民的血汗钱拿来花光。如果你能看2-2这本书,当中国在80年代重回联合国后所需要的翻译费是如何的庞大,但是,联合国的卫生组织为了这个翻译费用,把非洲的儿童疫苗注射给取消了!多少条生命就牺牲在这个所谓的翻译费上。因为当中没有你的亲人,没有你的孩子,所以,你不会心痛,你也不会站起来哭叫。请摸摸你的心脏还在跳动吗?

如果你问英,美国人这个问题,他们会说,管我啥事,是你们的代表不会英语啊,所以,翻译费五百万美元就得花掉。怪不得人啊。

你会怎么说?

当然,很多人都知道,英文不容易学习,特别是我们亚洲人,并非是我们的母语,一天没用上一两句,怎么能有作用呢?

可是,我们宁可牺牲我们孩子的睡眠时间,要他们夜读,死背不规则动词三百五十条,350 x 3=1050。真正的不规则动词是六百多条。一千五百个字只是等于三百五十个意思。但是,在世界语这可等于一万个字了!

怎么可能?请看图片。

另外,我们亚洲人就这样的接受了一个似乎不很公平的交易,就是英国人,美国人来到亚洲,我们和他们说英语,我们去到英美国家,我们又说英语。来来去去都是他们方便,而我们就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去学习英语。可有亚洲人这样问吗?

论常理,我们去英美国家,我们说英语。英美国家的人来我们的亚洲,就要说亚洲语啊!

一定有人会说,你一定是被世界语冲昏了头脑,亚洲语文那么多,怎么能学习的完啊,待学了几门之后,已经快要进棺材了!

没错,这就是一个困境,难道没有解决的途径吗?

当然有,远在我还没出世之前,联合国文教科组织(UNESCO)就通过了这样的一个方案,利用学习时间很短,效果很高的世界语 Esperanto. 会议档案在此

马来西亚是个殖民地,翻身成为当家的还不到半个世纪。帝国主义的毒素还在上一代的血液中流淌着,那有这么容易改变啊。领导代表每年去联合国开会不知道世界语这个组织吗?但是,作为非殖民地的其他亚洲,如中国为什么还是一样在学校强调英文的重要性,甚至花巨款聘请外教?

我哑口无言。

× Nitobe 研究报告在此。PDF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