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October 2012

请别当低能儿的学校领导啦




Mi ne komprenas, ke la stulta homo povas elektitan por la pozicio de la ĉeflernejo.

不能理解这样低能儿能当上学校的领导人,那么,这间学校不是永远要变成低能了吗?

话说碰上一个学校的领导人,和他谈起世界语Esperanto,他也认同母语的重要性和国际平等,但是,当我建议在他所管理的学校开办世界语课的时候,他的问题就是没有世界语老师。

我问他,他的学校可以上网吗?他的回答是全校都有网络覆盖。
 

我给他看了lernu 和巴西的kurso 站,也教他如何使用,但是,他那种牵强拒绝的理由没有老师可以指导真的让人啼笑皆非。

当然,他的低能儿也不是在马来西亚的国土上出现,在欧洲也有很多这样低能儿的校长。这样的拒绝的理由很让人可笑。

世界语在两千年后就成为欧盟的第32种中的考试语文之一,CEFR文凭是被接受进入大学成为外语学分的科目。当世界语团体和这些领导谈论开设世界语课程的时候,这些领导都会是低能儿形态出现,不能教导世界语的理由是没有老师。他们忘了欧洲是世界语的发源地,也是二战前的大本营。

二十多年前,我的同学就问我的英国籍讲师Mrs Watts,电脑能改作业,电脑能出题,电脑能考试,那么,还要开办师范班来干嘛呢?

她的回答是:唯有最佳的老师可以在教室中出现,only the best teacher stays.

在马来西亚的华校,出现很多非合格的英文老师,特别是小学,常常是非英文二语系的老师在教导英文,特别是班主任更是被逼着去上英文课。你想想,这样的情况下,教与学的效果如何?董教总好像在这方面都没有提出抗议。
 
别搞错,世界语人没有说过,只学习世界语,不能学习其他的语文,其实,更应该学习那些快要消灭的语文,让它的实用性宽广一些,让它继续生存。一个语文的消失,就是一个智慧的消失。澳大利亚的教授指出,一个语文的消失远比失去土地更为可怕。林连玉基金会的研究员可以听到吗?
 
一般上,如果掌握好世界语的人,基本上都能掌握最少三种语文,特别是拉丁语系的语文。
如果一间学校有英特网的设备,只要有电脑,就能给学生上课了。一个老师负责纪律看守就能给一千个学生上世界语课了。如果配合lernu 那更好,可以从初级到高级,单是 kurso的课程,也都能和国际沟通了。

所以,别再当个低能儿,问这个世界语有多少人在用?只要有网络的地方,就有人在用,你根本就无从估计。更加别相信网上的数据,包括了维基百科。
 
kurso 的课是下载在电脑的,更本就不需要上网。每天都可以上课,从十堂课到新版的十二堂课,一周上一堂课,十二周,就能完成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