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September 2012

Kiam la UN uzas Esperanton ?

Mia vivo tiam kiam mi estis en hanojo. Kvankam mi estis kolero pri la Usonano, mi ne havis disputon kun li.


在越南河内的一件事情,闷到现在还是在闷。有时候,想起来就是很气。

但是,气了有用吗?
 


那天,在背包族旅馆内,有一个在中国教外语的美国人和一个澳大利亚的二十岁的小伙子在讨论电单车的事情。

澳大利亚的小伙子有辆电单车要卖出去,因为他在越南已经一个月,也从南到北的走透透了。所以,就谈起骑电车没有驾照的事情。

美国人说:我就是喜欢东南亚。他们的警察英语不好,我三言加多两语,他们就听不懂,就会放人了!在美国,这不可能那么轻易就可以放人。

澳大利亚小伙子好尴尬啊!他知道我们在房间内的四个人当中,有两个是会英语的,一个从菲律宾去越南找工作的小伙子,护士专业,却去教英文。而澳大利亚的小伙子更知道我以前的专业。他没有直接的回答,只是轻轻的说:哦,是的。

这个美国人更兴奋不已,说出他在泰国,柬埔寨的爽快事情,都是当地的警察不会英语,犯罪而放人。

如果现在的心情还是那么差,你猜想当时我的心情有多恶劣。

可是,我没有发火,忍着心中的痛,假装在用手机上网,但是,我的脑袋不在网上,是恨不得给这个家伙一个拳头。太瞧轻东南亚人。

但是,你想想,就算是马来西亚的警察,有多少个能说流利的英语?如果遇上这样的外国游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放人了。去youtube 搜全国总警长的英文如何? 就算是林冠英和蔡细沥的辩论2Debate 2.0他在全场的辩论中就用了半场的马来文。辩论会不是说明书英文辩论的吗?第一场是用汉语,但是,因为双方都是‘红毛屎’,所以,再来一场英文的,让双方的人物,都能畅快的用他们的假‘母语’来辩论。结果呢?

如果东南亚人还不醒觉,特别是泰国和越南,这两个依靠旅游业的国家,不在国内推行世界语Esperanto, 让东南亚的世界语能作为主要的沟通语文,他们还是会一样受到这样的美国人,英国人等的欺负的。

我最难受的是,不知道中国大陆那间学校请到这样的外教,能把学生教好吗?他一定会把这个经验告诉学生,那么,中国的学生也就想,我也可以用英文这样来对待别的人。

联合国啊,你什么时候才能让世界语成为官方语文?再不让发展中国家和落后国家受苦啊!


*就算是在马来西亚,有多少个华人的马来文会好过马来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